马伯庸 马伯庸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季节养生汤

亲王详述一天的奇葩经历,已笑疯!亲王自己把这些不幸都承受了,人间就会少很多受害者。

今天我的人生是这样渡过的

今天我的人生是这样渡过的。

早上起来,看了一下行程,上午要去位于北海的北大妇幼和位于西直门的北大人民医院办事。两家医院都在西边。下午还要在美术馆后街跟人谈个项目。作为周六来说,还算充实。我稍微计划了一下,西直门附近好吃的东西不少,我去办完差不多十一点半左右,约个朋友吃饭,吃完直奔三联书店,买几本书,在雕刻时光写稿,写到人来,谈完事,去机场接个人,正好回家。

完美的一天!

结果一开始就不太顺。我从床头柜抽屉里翻找要带的文件,却死活找不到。最神奇的是,其他所有相关文件都在,惟独最重要的一份不在。我几乎无法理解,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昨晚明明还在!

我发疯一样地找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就要来不及出门,脑子突然灵光一现。这个床头柜抽屉里的东西装的很满,拉动抽屉的时候,搁在最上头的文件有可能会被挡住,掉到抽屉后头去。偏偏这种导轨式的又无法彻底抽出来,我只能整个人趴下,撅起屁股,费力地伸出胳膊挤进抽屉的狭窄空间,在后头够啊够啊,最后在手断之前,终于奇迹般地把文件够出来了。

我大欢喜,挥舞着文件朝卧室外面头。然后,脚趾头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忘记收回去的抽屉上。




人类的脚趾头其实是最脆弱的部位,一次不经意的碰撞,就可以让你痛不欲生,就好像脚趾头里长满了牙神经一样。尤其是赤脚,尤其是赤脚踢在实木抽屉上,尤其是赤脚踢在实木抽屉的金属导轨上,尤其是赤脚踢在实木抽屉的金属导轨的凸槽上。

但时间已经不容许我耽搁。美好而平静的人生,总会有些涟漪,就当这是一次试炼吧。

我一瘸一拐地下楼,开车,上路。

一路上还算顺利,就是红灯有点多。开在长安街,望着大道中央新更换的金黄色护栏,我心中一直在琢磨。据说这东西可以防止多少吨的卡车撞击,变形还能自己弹回来。心中蠢蠢欲动,总想去试试,好在这个愚蠢的念头很快被压制住了。

因为我得花一半精力在驾驶,另外一半精力在脚趾头上。是的,它还在疼,而且巧妙地把疼痛控制在“疼死我了”和“还不至于去医院”之间的烈度。

总之我运气还好,在北大妇幼和北大人民医院的两件事都顺顺当当办完了。

我看看时间,十一点出头,差不多该约人吃饭了。我朋友住在西直门附近的很多,而且都是那种关系好到不用预约电话随叫随到的朋友。

“喂,我来西边办事啦?你在百万庄吗?中午一起吃饭吧?“
“哎呀,我已经出门了,中午去给一个长辈过生日。”

“喂,我来西边办事啦?你在宽街吗?中午一起吃饭吧?”
“我在唐山,再见!”

“我来西边办事啦?你在天文馆附近吗?中午一起吃饭吧?
“老子搬到西二旗啦!哈哈哈哈,你愿意过来我请客。”

“我来西边办事啦?你在小西天吗?中午一起吃饭吧?”
“……嗯……昨儿通宵,还没醒呢……”

“我来西边办事啦?我记得你不是周六在西直门上日语课吗?中午一起吃饭吧?”
“我下午才上呢,撒哟娜拉!”

“我昨天看你微博在北京组织活动,来了没?中午一块?”
“是我组织活动,可不代表我人必须得在北京啊……”

“我来西边办事啦。中午一起吃饭吧?你中午没事吧?不许说有事!“
“老子在家等订购的家具。现在还没到!我正跟他们吵呢!你也想跟我吵吗?!!!”

全灭。

我的友情全灭了。

我默默地挂掉电话,伏在方向盘上,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车流,感觉到友情灯火在次第熄灭,最后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只剩下孤独而忧郁的我,矗立在荒芜的沙漠中,慢慢干涸。

美好而平静的人生,总会有些涟漪,就当这是一次试炼吧。

好吧,只好自己吃午饭了。

自己吃是一件很难的事。我厌恶那些快餐,但是吃正餐的话,一个人又太少了,不好点菜。我把西直门附近地图在心中扫描了一下,发现只有平安里附近的浦安拉面最合适。

那家那家医院看癫痫好店是日式拉面非常非常小,隐藏在平安里地铁旁边,不认真根本找不到。它的台子是U形的,非常适合独客。更重要的是,老板是个拥有拉面之魂的师傅,做出来的东西非常好吃,尤其是太肉和溏心蛋,堪称一绝。这不是硬广,也不是软广,而是一个客观事实。看到这里认为我是在做广告的傻逼,请自觉滚出去。我今天的心情不太好,至于为什么心情不太好,你们往下看就知道了。

我日常活动范围在东边,它在西边,能来吃的机会不多。现在,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我想到这里,突然变得开心起来。我的头顶,“孤独的美食家”五个字在熠熠生辉。我太兴奋了,以至于很快才反应过来那是六个字。

甚至我都想好了发微博的内容:孤独的美食家,在无人理睬的京城寻觅着属于自己的感动。孤独是一味神奇的调味料,无论感动还是忧郁,都无人倾听,就像是在幕布后独奏的小提琴手……

哎呀,真是清新的不得了。

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了我,毕竟还有美食陪伴啊。

我想着这些事情,开车到了浦安拉面门口,看到了那整洁精致的日式挂帘……以及中国式的卷帘门。

没开业!!

居然没开业!!

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那大概就像是陷入苏军包围的保卢斯请求元首增援时,希特勒却给他空投了一个元帅权杖。

我悲愤地抄起手机,发了条微博,哭诉我的遭遇。我的手指一直在颤抖,心里无比委屈。

美好而平静的人生,总会有些涟漪,就当这是一次……不,好几次试炼吧。

哭诉归哭诉,但午饭还是要吃的。我收拾了一下心情,把从平安里到三联书店这一路比较合适的馆子罗列了一下,发现合适的寥寥无几。

最终我选择了悦宾饭馆。这是在美术馆对面小胡同里的一家小馆子。别看馆子小,一进门,能看见一幅字画,落款是陈云。这家号称是中国改革开放京城第一家私人饭馆。这么多年,也不扩张,门脸也不装修,只服务附近街坊,知道的人不多。蒜泥肘子和锅塌豆腐极美味,还特便宜。

这个也不是广告,谢谢。

因为我最后没去成。

不是因为人家没开门,而是因为一个可笑的心理因素。

曾经有这么一个心理测试:一大片麦田,让你走进去,让你摘下里面最大的麦穗,但只有一次机会,而且不许走回头路。有人看到第一个觉得大的麦穗,就会赶紧摘,看到后面有更大的,追悔莫急。有人一直憋到最后,却错过前头大的,只能摘一小的。

我就是第一种人。

三联书店附近不太好停车,我从美术馆后街开过来,发现路边居然有一个空车位。这个空车位离三联有点远,离悦宾就更远了。如果我往前开,前头未必有停车位,等我掉头回来,车位肯定被人抢了。但如果我把车停在这,步行过去会特别远,而且前头万一还有空位呢?岂不后悔。

我纠结了半天,还是把车停在这里了。我隐隐觉得今天有点不顺,还是尽量抓住眼前的小确幸吧。

我还带着笔记本电脑,懒得走到美术馆那边去了,决定放弃悦宾,附近找一家吧。这附近没啥正经东西,我胡乱选了一家牛肉面,不求美味,只求填饱肚子。这家的牛肉面乏善可陈,我觉得不太够,又叫了两个大串儿。擦擦嘴,肚子饱了,就那么回事吧。

如果你们希望的话,我倒可以给这家店做做广告。

人生就是这样了,你憧憬很多高大上的理想,但只要态度稍微一松懈,最终混得就那么回事――这都是你自己找的。

我吃饱了,掏出手机,决定刷一下微博。虽然我知道点赞的人多,同情的人少,但说不定有那么两三个人能为我掬一把泪呢。

我打开微博,入眼第一条就是浦安拉面老板在我下面发的评论。
“真抱歉!我们比较“懒”,中午12点才开门的。”

而我那条抱怨没开门的微博发布时间,是11:27……
真抱歉!我们比较“懒”,中午12点才开门的
真抱歉!我们比较“懒”,中午12点才开门的
真抱歉!我们比较“懒”,中午12点才开门的

这一行字如弹幕一样在我视网膜前飞舞,挥之不去,我为什么不耐心多等半个小时啊!!!!!!!

美好而平静的人生,总会有些涟漪,就当这是好几次试炼吧。

我简直沮丧到了极点,这时候最需要的,是家人的安慰。癫痫病人宜吃什么药>

媳妇和马小烦在外地,我打电话过去没人接,大概是臭东西睡了,手机调成静音。

但我可以打给妈妈。

虽然明天是母亲节,但我可以今天就祝她节日快乐呀。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准备了一腔的甜言蜜语。她一定会摸着我的头,安慰我。

电话接通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快乐:

“妈妈,母亲节就要到啦,祝你节日快乐!”
“嗯,谢谢。”

“妈妈!你最近还好吗?身体还好吗?”
“嗯,挺好。”

“妈妈,你想不想我呀?”
“想。”

“……妈你打麻将呢对吧?”
“呵呵。”
“妈再见……”

我和世界的联系,又被斩断了一根!

算了,什么都是虚幻的,稿子才是最现实的东西。如果我再拖下去,编辑恐怕会把我杀了。
我现在一点逛书店的心情都没有,于是拖着电脑包,来到旁边的雕刻时光。
里面人不算多,但所有的沙发全都满了,只剩下硬木椅。
随便啦。

叫了好多声服务员,才姗姗来迟。
随便啦。

连续点了三样,都没有,我只好选了香蕉酸奶。
随便啦。

死活连不上WIFI,上不了网。
随便啦。比起我之前的遭遇,这根本只是小挫折。别以为这样就有资格被称为命运的涟漪,你还不够惨知道吗?

旁边是一男三女,不知是相亲还是聚会,男生在不夸耀自己有多厉害,不时引起惊叹。另外一侧是两男一女,都四十多岁,神情都很严肃。过不多时,一男一女走了,剩下一个男的不停地打电话,似乎是家庭纠纷。远处两个小姑娘兴奋地聊着她们创业的计划,一个记者在采访一位穿着时尚的……基佬,我猜的。

总之,在世情百态之间,我沉下心来,开始写稿子。

这次赶稿效率不错,我想这一半要得益于我过于沮丧的心情,另外一半则要归功于那该死的无法连上的WIFI。上不了网,才能让一个人心无旁骛。

写累了,我又玩了一会儿FTL。

这是一个星际航行类的游戏,你扮演一个舰长,要选择不同的系统和武器,穿越一个又一个星系,很好玩。

详细规则我就不介绍了。总之,我辛辛苦苦攒了很大一笔钱,给我的飞船配备了传送装置和战斗力超强的船员。按正常趋势,我应该可以大杀四方了,除非碰到星云,它们会屏蔽掉我的侦查设备,让我变成瞎子。

然后我连续碰到三个星系,全是星云!!
我苦心孤诣打造出的战术,没发挥一点作用就废了。
我愤怒到了极点,怒而把电脑关掉。

真正的高潮在这里。

因为我之前写的稿子,忘记存盘了。
等到我再启动以后,WORD告诉我,只追回了自动保存的一小部分。
WORD问我要恢复吗?
我鬼使神差地点了个不。

为毛啊!!!!!!!!神经病啊!!!!!!!!!!我的手到底怎么了!!!!!!!是谁在控制我的身体啊!!!!是那美好而平静的人生吗??是美好而平静的人生里泛起的那些涟漪吗?!!!!

混蛋啊!!

等到我的朋友如约而至,我已经心如死灰一般。

我们谈完了事情,他邀请我去附近的俱乐部去看一部微电影的发布,我谢绝了,我对命运绝望了,而且我还得去机场接一个人。

我开车出来不久,接到对方电话,航班延误,还没起飞,不用我折腾了。

这是这一整天来我唯一听到的好消息――对不起――因为我现在只想回家,蜷缩在安全的辈子里嘤嘤地哭。

我有一个8G的SD卡,可以在车里放。我在里面装了各种音乐,种类庞杂,喜欢开车时随机播放。

我开车上路,把音乐打开,让它尽情随机。

第一首是二泉映月。
第二首是gloomy Sunday。
我恨恨地切掉,很快电脑给我随机到第三首。
老三国演义的插曲《哭孔明》。
我还没来得及切,刘欢那凄凉悲怆的声音响彻整个车内:

苍天啊
你为何急匆匆将他交与秋风
大地啊
你为何急匆匆将他揽入怀中

苍你妹啊!!!大你妹啊!!!!美好而平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静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啊!!

我索性关掉音响,专心开车。
很快,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是外部的世界,而是我内心的世界。
准确地时候,是肚子有点不对劲了。

它先是蠕动一下,然后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肚子里似乎打开了一个异世界的大门,外星生物们和穿着迷彩服的拆迁办工作人员争先恐后涌进来,搅得天翻地覆。

放个屁大概就没事了,我心想。

但很快我发现自己太天真了。这次的闹腾,应该相当有内容,我感觉得到,而且隐隐看到了未来,不是明媚的金黄色,不是忧伤的蓝色,甚至不是绝望的灰色或激烈的红色,而是黄褐色的。

肚子闹的不激烈,但很有节奏感,一顿一顿的。仿佛在肠子里有一条蛇,一下下地撞击着下方,要破体而出。

我在脑中飞快地回顾,究竟是那家店的烤串出了问题,还是下午点的那杯香蕉酸奶起了作用。

一个人去咖啡馆,就有这个问题。你不敢去上厕所,一走东西就没了,所以我一下午都坐在那里,没动过。

下午欠的账,现在到了还的时候。

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不想追究了,因为我必须解决更为严峻的问题。

我当时所处的位置,距离家只有两公里。我在主路上,前方一下辅路就是我家。

但这一段路,此时挤满了各种大小的车辆,纹丝不动。

注意我的口型,因为我没有余力说第二次:纹丝不动。

接下来这个话题说起来略有不雅,鉴于当前我国在文化领域的大好形势,我换一个风雅的说法,用宝来代替那个字。

我们来说说憋宝吧。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过憋宝的经历,应该知道这种行为有多么煎熬。

它是一个生理问题,同时也是一个精神问题。你何时达到极限,往往取决于外部环境的变化。一次不经意的拍肩,一段潺潺的流水声,一个意外的电话,都有可能让你功亏一篑。甚至有些人已经成功地奔到了厕……呃,宝所门前,因为即将得到解脱而精神松懈,结果瞬间崩溃,倒在了离成功最近的地方。

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就憋宝来说,不算太坏。纹丝不动固然绝望,但让人信念更加坚定;而且离家很近,总会给人以希望。

我握紧方向盘,盯紧前方的每一个空隙,脚下蓄势待发。我的感官和反应速度在这一刻爆种,只要前方有一个空挡,我就要抢过去,无论旁边是滑雪前的舒马赫还是藤原家豆腐店的公子,我都不可以失败。

从技巧上来说,憋宝是个矛盾的存在。它既需要你转移注意力去别的地方,又需要你调动全部注意力去阻截,去劝回,去截访。

我居然还有余力在想。究竟是在公交车上憋宝痛苦,还是坐在自己的车里憋宝痛苦。

公交车上不需要开车,可以集中精力截访。缺点是周围人多,而且自己无法控制车辆速度。

自己的车,可以获得最大限度的掌控,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责任。在你憋宝的时候,不得不分出很大一部分精力来观察路面,协调手脚,随时关注可能出现的行人和自行车,以及确保自己没有违章。

宝的涌动感越发强烈,每次涌动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有那么几次,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了,眼光开始在车里扫描,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暂时垫一下

哪怕是马小烦的尿布也好。

我的手臂在发抖,汗如雨下,呻吟声从口中发出来,虚弱不堪。意志力的马奇诺防线岌岌可危,好在那些宝不像德国人那么狡猾,会绕路。它们是典型的虫族作战,疯狂地冲击,直到敌人彻底崩溃。而且憋宝比虫族更可怕的是,虫族还可以被消灭被打成宝,但宝已经是宝了,你没法再把它们打成宝了。消灭宝的唯一途径,就是让它们滚出身体,但这恰恰是我极力要推迟的。

谁都知道早晚是要爆发的,我也知道这无法避免。但我只求暂时的安稳,把眼前暂时先对付过去再说。

这不就是维稳吗?维稳你懂吧?

我开始用头撞方向盘,希望用疼痛来缓解压力,不过当我觉得震动反而有促进作用时,立刻不敢动了。

然后我的车适时碾过路面的一个凸起,咣当震动了一下。

有如一记重拳狠狠打在我的肚子上,宝距离井喷只有那么一点点距离了。

我榨取着身上每一分精力,紧皱眉头,咬牙切齿,把所有的经费都拨去维稳。

<河南较好癫痫医院p>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

我抬起头,是媳妇打来的,她一定是看到我下午的未接呼叫了。

我颤抖着手想把它挂掉,丝毫不考虑后果。这时候爱情也罢亲情也罢统统不重要了,我的灵魂可以卖给贾斯汀比伯!

但是我按错了键,电话接通了。对于这个失误,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奇怪……

媳妇问我,相公你有什么事?

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回家再说……

你是在外面开车吗?
是……

什么事呀?先告诉我嘛。
不……

别卖关子了,快说啦说啦好不啦!
不……
你不是在和别的女人车震吧?

车震是我现在最要避免的东状况!!别提震这个字!我在内心狂吼。
你到底怎么了?好奇怪呀。

声音消失了,我已经没余力挂电话了,只盼着她那边能挂掉。
可声音又回来了,这次是马小烦的咕噜咕噜声,这是他现在唯一会说的话。

烦烦,跟爸爸说话呀,叫爸爸,叫爸爸。媳妇谆谆教导。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求求你不要发出这种声音了,我叫你爸爸都行!

很快对面又换成媳妇:你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再不解释,会有大麻烦,可一开口,一个痛苦的呻吟先夺口而出。

你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伤到了吗?媳妇开始有点惊慌。
回家再说……

你没事吧?可不要硬撑着啊?到底什么事啊?急死我了!媳妇有点带哭腔。
一阵暖意升上胸膛,果然我还是被人关心着的。我决定还是吐露实情,有什么艰难,夫妻之间都要一同承担一同分享,相濡以沫。
我说:我,我堵在路上,车里……憋着一泡宝,快憋不住了……

嘟嘟嘟嘟
媳妇?
嘟嘟嘟嘟,这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说好的相濡以沫呢!!!!!!!

几经折磨,我终于突破了重重包围,把车开下了辅路。这短短半小时里,我的驾驶技艺达到了人生的巅峰,没有失误,没有差错,行云流水……呃,咱们先不用这个词了,别刺激。

车停楼下,我飞身下去,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楼道。
行百里者半九十,我可不能败在终点。

我冲到楼道口,毫无停滞,一个极其漂亮的转身,再度向车跑去。
我他妈忘带家钥匙了!

从车里拿出钥匙,我的精神濒临崩溃。
因为我刚才算好了距离,分配好了所剩无几的精神力,恰好够我抵达厕……不,宝所。一忘带钥匙,多出几十米的路,计划全乱了。
诚如纱织对星矢所说,你就算没有体力了,但还有生命可以燃烧。

我一路燃烧着生命,哀鸣着爬着楼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遇外星人,杀外星人。
千百年后,我的身影应该依然残留在其他住户的心目中。

插钥匙,扭动,开门,解皮带,入厕,褪裤子,放马桶圈,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太具体的描写就不说了,总之,在憋宝结束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人几乎要飞升了。身体轻的不得了,灵感和感动霎时充斥灵魂,世间的一切困难都不再是阻碍,一切都是云烟。
真的,若论悟道,什么时候也没有这一刻得到的感悟多。
渡劫成功,无非也就是这样了吧?
美好而平静的人生,回来了。

什么冰毒啊,古柯碱啊,根本用不着冒那么大风险好吗?每天憋宝那么一两个钟头,再释放出来,那一瞬间的飘飘欲仙,比任何药物都来得强烈。

事了穿衣去,深藏功与名。我走出厕所,觉得两条腿酥软无比,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空虚――字面意义上的空虚,尤指肚子――而满足。

我的一天,就是这样渡过的。

正所谓:
人为丹鼎腹为炉
浑然饕餮肉浮屠
阴阳交汇胃里搅
乾坤合卺肠中胡
势来山崩料难忍
天子空呼又何如
双髀分跨驭烈马
金臀高耸送恶俗
上应聚顶吸精粹
后有菊眼走残芜
事了身轻神仙态
再取绢笺慢呵抚
休生杜开景伤死
不及幽门玄妙足
天道命理皆出此
悟道不求八卦图
再见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